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本案被告人行为是否构成挪用公款罪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1-09
 [案情]
被告人张某,原系某医院财务科副科长,因本案在押。
检察院指控:
一、挪用公款罪
被告人张某在担任某医院财务科副科长(主持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于2003年7月至10月,分两次将本单位公款19万元挪用给某镇某村田某某经营天然橡胶生意。于2004年1月至7月,将存有本单位公款的存折交给田某某,田某某分多次提取74万元,用于经营12-羟基硬脂酸生意。
二、受贿罪
被告人张某在担任某医院财务科副科长(主持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给某镇某村田某某经营天然橡胶生意,收受田某某现金10000元。为某公司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业务员朱某某电脑一台,价值2500元。
被告人张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挪用公款事实予以供认,但以“挪用款项全部归还、起诉书指控的挪用74万元事实中,只借给田某某10万元”为由为自己辩解。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张某持有、支配的建设银行存款不是公款,是张某替离、退休职工保管的工资,张某所挪用公款数额为借用收款处的23000元;2、被告人张某行为不构成受贿罪,指控收受田某某现金10000元的事实发生在挪用过程中,属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罚;指控收受软件公司朱某某电脑一台事实中,被告人张某并未利用职务便利为其谋取利益。
 [审判]
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挪用公款事实
1、被告人张某在担任某医院财务科副科长(主持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分别于2003年7月份,将其掌握的本单位公款10万元、于2003年10月份,将其掌握的本单位公款67000元以及借用本院收款处的公款23000元,共计19万元挪用给某镇某村田某某用于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2003年12月8日,田某某将该挪用款项19万元归还。
2、2004年1月份,被告人张某在担任某医院财务科副科长(主持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将其掌握的存有本单位公款的建设银行存折交给某镇某村田某某,并告诉田某某存折密码。2004年1月至6月期间,田某某多次提取现金74万元,用于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2004年5月4日田某某归还10万元,2004年7月8日归还1万元,案发时尚有63万元未归还。案件侦查过程中,田某某将该63万元挪用款交到侦查机关。
二、受贿事实
被告人张某在担任某医院财务科副科长(主持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给某镇某村田某某用于个人经营,2003年12月份,收受田某某现金1000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作为国有事业单位的某医院财务科负责人,利用从事单位资金管理的公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93万元给他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被告人张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张某系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持有的中国建设银行存折上的存款,虽然是市保险事业处拨付给某医院离、退休同志的工资,但离、退休人员工资在市保险事业处拨付到张某账户上之前,由二院财务垫付发放,该款在单位先行将工资发放之时,即转化成单位公款,故辩护人“被告人张某持有、支配的建设银行存款不是公款,是替二院离、退休职工保管的工资”的辩护意见,理由不当,本院不予支持;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挪用74万元给田某某使用的事实中,应以田某某实际提出用于个人进行营利活动的数额认定被告人张某挪用公款的数额。被告人张某“只借给田某某10万元”的自我辩解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张某所挪用公款数额为借用收款处的23000元”的辩护意见,理由不当,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张某因挪用公款给他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而收受贿赂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应数罪并罚,故辩护人“收受田某某现金10000元的事实发生在挪用过程中,属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罚”的辩护意见,理由不当,本院不予支持;指控被告人张某收受某软件公司业务员朱某某电脑一台的事实,被告人张某否认利用职务便利为软件公司谋取过利益,也未承诺为软件公司谋取利益,故该指控中被告人张某为某公司谋取利益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张某收受电脑的行为,不具备受贿罪的构成要件,辩护人“被告人张某未利用职务便利为磐石软件公司谋取利益”的辩护意见,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
二、被挪用的公款63万元,返还被害单位某医院。
三、非法所得100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评析]
本案的关键问题有三个,1、被告人张某挪用给田某某使用的款项的性质如何认定,是否是单位公款;2、指控的被告人张某挪用74万元给田某某使用的事实中,挪用数额应如何认定;3、被告人张某收受田某某10000元现金的行为是牵连犯还是应数罪并罚。
一、被告人张某挪用给田某某使用的款项是否是单位公款,是认定被告人张某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的关键,也是其辩护人“被告人张某持有、支配的建设银行存款不是公款,是张某替二院离、退休职工保管的工资”的辩护意见能否成立的根据。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持有的中国建设银行存折上的存款,虽然名义上是市保险事业处拨付给某医院离、退休同志的工资,但从该款的运做程序上来看,因该工资是直接针对个人的,所以为了方便发放,市保险事业处即将所有人员工资以被告人张某的名字在建设银行开办了一个存折,每月5号左右由二院财务先垫付发给职工,然后每月10号左右市保险事业处再拨到张某账户上,被告人张某将款提出后交到本院财务入账,故该比款项在单位先行将工资垫付发放之时,即由个人工资转化成单位公款,至于后来被告人张某是否及时将款提出交到财务,仅仅是一种形式,不改变该款是单位公款的性质,不能从该款源头的性质来认定该款的性质,其中间有一个由个人款项向公款转化的过程,故辩护人“被告人张某持有、支配的建设银行存款不是公款,是替二院离、退休职工保管的工资”的辩护意见,法院不予支持应该是正确的。
二、指控的被告人张某挪用74万元给田某某使用的事实中,挪用数额的认定也是影响对其量刑的重要情节,因本案中被告人挪用的不是本单位现金,而是将存折交给田某某,由田某某自己到银行提取的现金,故挪用数额的认定也很关键。2004年1月,当田某某向被告人借钱时,被告人将单位存折、本人身份证交给田某某,并告知其存折密码,先让田某某自己去提取了10万元,后田某某提出先将存折放在田某某处,用钱时再提点,被告人表示同意,才发生了本案中1-6月份田某某又先后多次提取64万用于个人进行营利活动的结果,从形式上看,被告人借给田某某的是一开始其同意田某某提取、并由田某某书写借条的10万元,但从本案来看,被告人张某作为一名多年从事财务工作、并任二院财务科副科长主持工作的财务人员,对有关财务制度应当非常熟悉,在其明知手中的建设银行存折上每月都有六、七万元的钱到帐的情况下,自2004年1月将其本人身份证、存折交给田某某,告之密码,并同意存折由田某某保管,用钱时可以再提,同时在长达6个月的时间内对该存折款项的使用情况不闻不问,其行为实际上等于将存折上所有款项的支配权、使用权交给田某某,故应以田某某实际提出用于个人进行营利活动的数额认定被告人张某挪用公款的数额,以被告人张某将存折交给田某某提取第一比现金的时间为挪用公款的时间。故被告人张某“只借给田某某10万元”的自我辩解也未予支持。
三、牵连犯是指为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其犯罪的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的犯罪形态。牵连犯的本质特征是数个犯罪行为之间有牵连关系,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收受田某某现金10000元的事实虽然发生在挪用过程中,分别是被告人基于两种犯罪目的、实施的两种不同的行为,挪用公款的目的很多,并非必然要为自己谋取一定的利益,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也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因挪用公款索取、收受贿赂构成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挪用公款进行非法活动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故辩护人“收受田某某现金10000元的事实发生在挪用过程中,属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罚”的辩护意见,也不应支持。至于指控被告人张某收受某软件公司业务员朱某某电脑一台的事实,因被告人张某否认利用职务便利为软件公司谋取过利益,也未承诺为软件公司谋取利益,其职务也不会对软件公司安装、维护系统提供方便,故该指控中被告人张某为某公司谋取利益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张某收受电脑的行为,不具备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