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朱某与罗某离婚纠纷案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1-09
——刑满释放人员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
 
关键词
刑满释放人员  夫妻共同财产  分割方式
裁判要旨
家庭的和谐关乎社会的稳定,当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回归家庭时,面对已支离破碎的家庭而提起的离婚诉讼,法院在处理这类案件时,应当从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出发,从个案的情况着手,在进行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时,就案件的具体情况、当事人的情况等综合予以考虑,而非简单进行“一刀切”,从而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七条
案件索引
一审:辽河人民法院(2016)辽7401民初1996号(2017年1月19日)
二审: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2017)辽74民终26号(2017年5月23日)
基本案情
原告朱某诉称:1、依法判决原、被告离婚;2、平均分割家庭共同财产;3、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1981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于1982年5月1日登记结婚,婚后于1983年8月26日生育一女取名朱某某。1999年5月13日,原告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并判刑,于2015年11月1日提前刑满释放。原告释放后,被告谎称双方已离婚,不让原告回家,也不给原告分文,导致原告无家可归、生活困难。原告认为,原、被告之间的感情已经彻底破裂,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罗某辩称:第一,同意与原告离婚。第二,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请求分割家庭财产的诉求,理由是:1、自原告犯罪被捕入狱后,被告为了原告四处借债,欠下了大额外债;2、自1997年被告为包括原告在内的一家三口各投保了一份“九九鸿福”保险,至今仍由被告缴纳每份每年2000余元的保费;3、原告被捕后,婚生女上学、出国等均需要大额费用,被告省吃俭用、四处举债才帮助女儿完成学业,目前,女儿还需要第三期签证,仍需要大额签证费用;4、原告出狱后无经济收入来源,被告于2016年9月份给了原告1万元,并积极帮助原告找工作但被其拒绝。综上,原、被告之间已无家庭财产可供分割。
裁判结果
辽河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19日作出(2016)辽7401民初1996号民事判决:(一)准予原告朱某与被告罗某离婚;(二)共同财产分割: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盘房权证兴字第00089064号)及屋内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归被告罗某所有,被告罗某名下的中国银行存款3929.22元、中国建设银行存款746.59元、中国工商银行存款357.36元,共计5033.17元归被告罗某所有,牌照为辽L83826小型轿车归被告罗某所有,被告罗某名下的盘锦市商业银行存款7万元归原告朱某所有,被告给付原告财产分割款18万元,此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各人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归个人所有;(三)驳回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罗某提出上诉。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23日作出(2017)辽74民终2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承认原告离婚的诉讼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问题。第一,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被告抗辩该房屋为婚生女朱某某所有,但其当庭承认是本人出资17万元购买的该房屋,而且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某为该房产的产权人,经核实,该房屋在房产部门登记的所有人为被告罗某本人,且所有权取得时间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因此,该房屋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原、被告均认可该房屋现价值40万元,予以确认;第二,房屋内家俱和家电,包括: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双方认可现价值2000元,予以确认;第三,牌照号为辽L83826小型轿车一辆,双方认可该车现价值9万元,予以确认;第四,被告罗某名下的银行存款余额共计75033.17元,原告认为被告有隐匿或转移财产,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被告罗某抗辩7万元为其父亲的丧葬补助金,但其在法律规定的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确认存款余额75033.17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第五,原、被告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因被告同意配合原告办理相关事宜,故各人名下的保险归个人;第六,关于被告曾于2003年以10万的价格处分的共有房屋,因距离现在时间较长,且婚生女在英国学习生活,所需花费较大,故对于此笔款项不予分割。综上,夫妻共同财产的价值共计567033.17元。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方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本院认为,原告被捕时,婚生女尚未成年,且原告入狱这段时间,在照顾婚生女和家庭方面,被告付出较多,因此,从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出发,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被告应当适当予以多分。同时,考虑到原告年纪较大,无固定住所和收入,没有行车执照,而且原、被告分居多年,不宜再在一个房屋内居住,以及被告为油田退休干部有固定收入等因素,在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时,将被告在盘锦市商业银行的存款7万元归原告所有,以利于原告今后的基本生活。综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中房屋及屋内家俱家电、车辆归被告所有(价值共计492000元),被告在盘锦市商业银行名下的存款7万元归原告所有,其余存款归被告所有(价值共计5033.17元),被告再给付原告财产分割款18万元,各人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归个人。
关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被告辩称有大量外债,但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与本案非同一法律关系,故不予支持,如果存在债务关系,债权人可另案起诉。在庭审中,原告要求分割被告在“中脉生活馆”的投资款,经查,没有这一名称的注册信息,而且带有“中脉”字样的企业或者个体工商户投资人均不是本案的被告,故对这一诉求,不予支持;原告提出因被告有错在先,故在财产分割时被告应少分或不分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故不予支持;原告提出的返还本人书本的要求,被告同意予以返还,故不再进行处理。被告辩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第四条的规定:“夫妻分居两地分别管理、使用的婚后所得财产,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财产时,各自管理、使用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原告无权分割被告的财产。本院认为,该“若干意见”为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对各地法院处理离婚纠纷案件时作出的指导性意见,并不属于法院裁判所依据的规范性法律文件范畴,而且该“若干意见”第四条还规定“双方所分财产相差悬殊的,差额部分,由多得财产的一方以与差额相当的财产抵偿另一方”,因此,根据现行《婚姻法》的规定,对被告提出的该抗辩理由不予支持。被告辩称:辽河两级法院在生效的裁判文书中阐述“夫妻双方分居后,互不尽夫妻义务,分居后各自所得的财产应归各自所有”,本院认为,我国非判例法国家,而且每个案件均有其不同的特点,因此,先前生效的裁判文书中的观点不能作为本案判决的依据。
案例注解
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在原告服刑期间,其是否有权在离婚时分得夫妻共同财产。为此,被告提出了大量的证据以及理由,以证实原告服刑期间没有对家庭尽到主要义务,因此,原告应不分或者少分财产。但是,主审人在处理本案时,更多地考虑维护家庭和社会的和谐稳定,主要为:第一,原告为刑满释放人员,当初因激愤而故意杀人被判有期徒刑,尽管如今刑满释放,但其仍是社会不稳定因素,尤其在庭审结束后,当其看到被告罗列的各种证据证实其不应分得夫妻共同财产时,情绪特别激动;第二,自1999年起原、被告已分居近十八年时间,双方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已再无和好的可能;第三,原告服刑近十八年时间,尽管此段时间夫妻关系尚存续,但是由于时间跨度太长远,无法查清此期间所有夫妻共同收入和花销,因此,仅以起诉时为节点,分割现有夫妻共同财产;第四,原告服刑期间,婚生女尚未成年而且又经历了家庭的重大变故,尽管婚生女已经成年,但是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原告并没有尽到照顾家庭的主要义务,而被告对于抚平家庭的创伤和抚养孩子成年等方面,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因此,在分割财产时,被告理应被照顾和考虑;第五,原告刑满释放后,无固定居所、无固定收入,全靠亲朋救济生活,保障其离婚后最基本生活水平是本案的侧重点,因此,在分割财产时,应分得容易变现、方便执行的财产。基于以上五点,主审人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并没有严格的比例划分,在照顾妇女、儿童权益的原则下,适当保障原告今后基本养老和生活,因此,作出了上述判决。同时,将便于执行的被告名下的存款7万余元判给原告,以保障原告现有的基本生活,使其回归社会,重拾生活的希望和勇气。尽管本案被告不服一审判决而提出上诉,但二审法院经过庭审,驳回原审被告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本案现已进入执行阶段,被告名下的存款7万余元已被执行至原告名下。
 
第一审法院案件承办法官:余晓婷
第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李旭彪、蒋丽娜、吴蕾
编写人:辽河人民法院  余晓婷
 
附:裁判文书
 
辽河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辽7401民初1996号    
 
原告:朱某,男,1951年11月20日生,身份证号码21110319511120061X,汉族,无业,现住辽宁省鞍山市无固定住所。
被告:罗某,女,1955年10月5日生,身份证号码211103195510050620,满族,辽河油田冷家油田开发公司退休干部,现住盘锦市兴隆台区俪园小区4-4-601室。
原告朱某与被告罗某离婚纠纷一案,于2016年11月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2月13日和2017年1月6日先后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朱某与被告罗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原、被告离婚;2、平均分割家庭共同财产;3、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1981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于1982年5月1日登记结婚,婚后于1983年8月26日生育一女取名朱某某。1999年5月13日,原告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并判刑,于2015年11月1日提前刑满释放。原告释放后,被告谎称双方已离婚,不让原告回家,也不给原告分文,导致原告无家可归、生活困难。原告认为,原、被告之间的感情已经彻底破裂,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罗某辩称,第一,同意与原告离婚。第二,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请求分割家庭财产的诉求,理由是:1、自原告犯罪被捕入狱后,被告为了原告四处借债,欠下了大额外债;2、自1997年被告为包括原告在内的一家三口各投保了一份“九九鸿福”保险,至今仍由被告缴纳每份每年2000余元的保费;3、原告被捕后,婚生女上学、出国等均需要大额费用,被告省吃俭用、四处举债才帮助女儿完成学业,目前,女儿还需要第三期签证,仍需要大额签证费用;4、原告出狱后无经济收入来源,被告于2016年9月份给了原告1万元,并积极帮助原告找工作但被其拒绝。综上,原、被告之间已无家庭财产可供分割。
根据原告的陈述与被告的答辩意见,总结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否有共同财产及债务,如果存在,分割的数额及方式。
当事人围绕争议焦点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1、原告提交的婚姻关系证明;2、原告申请法院调取的被告罗某在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盘锦市商业银行的存款余额明细;3、被告提交的辽L83826轿车行驶证复印件;4、被告提交的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房产证复印件;5、被告提交的辽河油田职工住房内部交易收据(卖方)、辽河油田职工住房内部交易收据(评估)。
对于有争议的事实和证据,本院予以认证如下:被告罗某提交的辽河油田职工1999年购(调)房收款单、职工住房产权证复印件、朱某某个人陈述传真件,原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被告又自认收款单上“朱某某”非婚生女本人所签,鉴于职工住房产权证为复印件、朱某某个人陈述为传真件,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故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理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被告于1981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于1982年5月1日登记结婚,1983年8月26日生育一女取名朱某某(曾用名朱某某)。原、被告自1999年5月12日起分居至今。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有财产为: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面积131.25平方米)及屋内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牌照号为辽L83826小型轿车一辆;被告罗某名下中国银行存款3929.22元、中国建设银行存款746.59元、中国工商银行存款357.36元、盘锦市商业银行存款7万元,共计75033.17元;原、被告名下“九九鸿福”保险。被告曾在2003年将共有的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渤海地区兴油南小区0045栋1单元501号房屋以10万元的价格出售。2016年9月被告曾给原告1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承认原告离婚的诉讼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问题。第一,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被告抗辩该房屋为婚生女朱某某所有,但其当庭承认是本人出资17万元购买的该房屋,而且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某为该房产的产权人,经核实,该房屋在房产部门登记的所有人为被告罗某本人,且所有权取得时间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因此,该房屋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原、被告均认可该房屋现价值40万元,予以确认;第二,房屋内家俱和家电,包括: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双方认可现价值2000元,予以确认;第三,牌照号为辽L83826小型轿车一辆,双方认可该车现价值9万元,予以确认;第四,被告罗某名下的银行存款余额共计75033.17元,原告认为被告有隐匿或转移财产,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被告罗某抗辩7万元为其父亲的丧葬补助金,但其在法律规定的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确认存款余额75033.17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第五,原、被告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因被告同意配合原告办理相关事宜,故各人名下的保险归个人;第六,关于被告曾于2003年以10万的价格处分的共有房屋,因距离现在时间较长,且婚生女在英国学习生活,所需花费较大,故对于此笔款项不予分割。综上,夫妻共同财产的价值共计567033.17元。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方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本院认为,原告被捕时,婚生女尚未成年,且原告入狱这段时间,在照顾婚生女和家庭方面,被告付出较多,因此,从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出发,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被告应当适当予以多分。同时,考虑到原告年纪较大,无固定住所和收入,没有行车执照,而且原、被告分居多年,不宜再在一个房屋内居住,以及被告为油田退休干部有固定收入等因素,在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时,将被告在盘锦市商业银行的存款7万元归原告所有,以利于原告今后的基本生活。综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中房屋及屋内家俱家电、车辆归被告所有(价值共计492000元),被告在盘锦市商业银行名下的存款7万元归原告所有,其余存款归被告所有(价值共计5033.17元),被告再给付原告财产分割款18万元,各人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归个人。
关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被告辩称有大量外债,但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与本案非同一法律关系,故不予支持,如果存在债务关系,债权人可另案起诉。
在庭审中,原告要求分割被告在“中脉生活馆”的投资款,经查,没有这一名称的注册信息,而且带有“中脉”字样的企业或者个体工商户投资人均不是本案的被告,故对这一诉求,不予支持;原告提出因被告有错在先,故在财产分割时被告应少分或不分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故不予支持;原告提出的返还本人书本的要求,被告同意予以返还,故不再进行处理。被告辩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第四条的规定:“夫妻分居两地分别管理、使用的婚后所得财产,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财产时,各自管理、使用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原告无权分割被告的财产。本院认为,该“若干意见”为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对各地法院处理离婚纠纷案件时作出的指导性意见,并不属于法院裁判所依据的规范性法律文件范畴,而且该“若干意见”第四条还规定“双方所分财产相差悬殊的,差额部分,由多得财产的一方以与差额相当的财产抵偿另一方”,因此,根据现行《婚姻法》的规定,对被告提出的该抗辩理由不予支持。被告辩称:辽河两级法院在生效的裁判文书中阐述“夫妻双方分居后,互不尽夫妻义务,分居后各自所得的财产应归各自所有”,本院认为,我国非判例法国家,而且每个案件均有其不同的特点,因此,先前生效的裁判文书中的观点不能作为本案判决的依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朱某与被告罗某离婚;
二、共同财产分割: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盘房权证兴字第00089064号)及屋内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归被告罗某所有,被告罗某名下的中国银行存款3929.22元、中国建设银行存款746.59元、中国工商银行存款357.36元,共计5033.17元归被告罗某所有,牌照为辽L83826小型轿车归被告罗某所有,被告罗某名下的盘锦市商业银行存款7万元归原告朱某所有,被告给付原告财产分割款18万元,此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各人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归个人所有;
三、驳回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800元,减半收取2400元,原、被告各承担1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余晓婷    
 
 
 
二O一七年一月十九日    
 
代理书记员   张晨子    
 
 
 
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辽74民终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罗某,女,1955年10月5日出生,满族,辽河油田冷家油田开发公司退休干部,住盘锦市兴隆台区俪园小区4-4-601室。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某,男,1951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无业,无固定住所。
上诉人罗某因与被上诉人朱某离婚纠纷一案,不服辽河人民法院(2016)辽7401民初19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罗某、被上诉人朱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罗某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1.俪园小区4-4-601室房屋的真正所有权人是朱某某,并非罗某,该房屋不是夫妻共同财产。法院只调取了房屋所有权人变更为罗某之后的相关凭证,而房屋实际购买时间为2000年,且当时所有权人是朱某某,只因物业费原因才将产权人变更为罗某,法院调取的证据没有完整反映房屋的产权情况,且当时的购房收款单上只是将朱某某的名字写错了,不能因此否定朱某某是产权人的事实。2.朱某申请冻结的7万元存款不是罗某本人的,而是寄存在罗某处的其父亲的部分丧葬补助款和存款。3.朱某应立即从现在户口所在地迁出。
朱某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事实和理由:1.本案诉争房屋的实际所有人不是朱某某。2000年购买房屋时,朱某某尚在辽河钻井中学读书,不具备购房能力,购房收款单上的签名也不是朱某某本人所签,罗某也曾在庭审中承认17万元购房款是其1年工资。朱某某在个人陈述中称购买本案诉争房屋前经朱某同意不属实,朱某是在2005年后才知道购买了俪园小区的房子,不可能赠与朱某某。2.罗某恶意转移财产。罗某在一审庭审时陈述有3张银行卡,其中1张卡内有其父的20万元丧葬费,而经调查罗某共有银行卡近20张,余额基本为零,且原来所说的20万元丧葬费没有了,却又说7万元是丧葬费。3.7万元存款是在1月份存的,而罗某的父亲是在存款之后去世的,因此,存款是夫妻共同财产。4.将户口落到罗某朋友家并非是朱某的真实意愿,是罗某以朱某出狱后双方需要时间磨合为由劝说所致。如今朱某和罗某共有的户口本上已注明二人离婚,朱某无法落户。
朱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判令罗某、朱某离婚;平均分割家庭共同财产。事实和理由:朱某、罗某于1981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于1982年5月1日登记结婚,于1983年8月26日生育一女取名朱某某。1999年5月13日,朱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并判刑,于2015年11月1日提前刑满释放。朱某被释放后,罗某谎称双方已离婚,不让朱某回家,也不给朱某分文,导致朱某无家可归、生活困难。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朱某、罗某于1981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于1982年5月1日登记结婚,1983年8月26日生育一女取名朱某某(曾用名朱某某)。朱某、罗某自1999年5月12日起分居至今。朱某、罗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有财产为: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面积131.25平方米)及屋内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牌照号为辽L83826小型轿车一辆;罗某名下中国银行存款3929.22元、中国建设银行存款746.59元、中国工商银行存款357.36元、盘锦市商业银行存款7万元,共计75 033.17元;朱某、罗某名下“九九鸿福”保险。罗某曾在2003年将共有的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渤海地区兴油南小区0045栋1单元501号房屋以10万元的价格出售。2016年9月罗某曾给朱某1万元。一审法院认为, 罗某、朱某均同意离婚,应予准许。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问题。第一,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4栋4单元601号房屋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双方均认可该房屋现价值40万元,应予以确认。第二,房屋内家俱和家电,双方认可现价值2000元,予以确认。第三,牌照号为辽L83826小型轿车一辆,双方均认可该车现价值9万元,予以确认。第四,罗某名下的银行存款余额共计75 033.17元,因朱某未提供证据证明罗某有隐匿或转移财产行为,罗某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7万元为其父亲的丧葬补助金,故应确认存款余额75 033.17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第五,罗某、朱某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因罗某同意配合朱某办理相关事宜,故各人名下的保险归各人。第六,罗某曾于2003年以10万元的价格处分的共有房屋,因距离现在时间较长,且婚生女在英国学习生活,所需花费较大,故对于此笔款项不予分割。综上,夫妻共同财产的价值共计567 033.17元。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方式。从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出发,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罗某应当适当予以多分,根据双方当前居住、收入等情况,罗某在盘锦商业银行的存款7万元归朱某所有,房屋及屋内家俱家电、车辆共计492 000元归罗某所有,其余存款共计5033.17元归罗某所有,罗某给付朱某财产分割款18万元,各自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归个人。关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因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另案处理。朱某要求分割罗某在“中脉生活馆”的投资款的主张,因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罗某有投资行为,不予支持。朱某主张罗某有过错,应不分或少分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朱某提出的返还本人书本的要求,罗某予以同意,不再进行处理。罗某主张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具体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第四条之规定判令朱某无权分割罗某财产,因“若干意见”并非裁判依据,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准予朱某和罗某离婚;二、共同财产分割: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盘房权证兴字第00089064号)及屋内电视机二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脑一台、床一张归罗某所有,罗某名下的中国银行存款3929.22元、中国建设银行存款746.59元、中国工商银行存款357.36元,共计5033.17元归罗某所有,牌照为辽L83826小型轿车归罗某所有,罗某名下的盘锦市商业银行存款7万元归朱某所有,罗某给付朱某财产分割款18万元,此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个人名下的“九九鸿福”保险归个人所有;三、驳回朱某、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罗某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800元,减半收取2400元,朱某、罗某各承担120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1.罗某提供购房收款单、房产证复印件、电费缴纳凭证、刘波的书面证明、朱某某的个人陈述,拟证明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归朱某某所有,并非罗某所有。本院认为,购房收款单,因朱某对其真实性存有异议且罗某亦承认收款单上朱某某的签名并非本人所签,故不予采信;产权人为朱某某的房产证为复印件,不予采信;电费缴纳凭证无法核实其真实性,不予采信;刘波的证人证言和朱某某的个人陈述,因该二人均未出庭 作证,朱某对其真实性存有异议,且二人不能详细证明购房过程及权属,故不予采信。
2.罗某提供梁某某、罗某一、罗某二的证人证言、工商银行短信提示2条,拟证明盘锦市商业银行罗某名下的7万元存款并非其所有,是罗某父亲的丧葬费和存款。本院认为,梁某某、罗某一、罗某二均为罗某亲属且均未出庭作证,对上述证言不予采信。中国工商银行的短信提示与本案无关,不予采信。
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坐落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地区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号房屋(盘房权证兴字第00089064号)为罗某与朱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对于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离婚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本案诉争房屋俪园小区0004栋4单元601室,罗某主张为其女儿朱某某所有,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况且,即使如罗某所称诉争房屋最初为朱某某所有,但朱某某已于2003年将房屋赠与罗某并完成了过户更名手续。本案中,罗某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房屋仅赠与给其个人,且其与朱某正处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故该诉争房屋应为夫妻共同财产,应予分割。关于罗某在盘锦市商业银行的7万元存款,虽其主张该7万元存款系代为保管的其父的丧葬费和部分存款,但其对存款的来源和存储时间等细节都无法准确表述,且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对其主张不予支持,该7万元存款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依法予以分割。
综上所述,罗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800元,由罗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旭彪
                      代理审判员    蒋丽娜
                      代理审判员    吴  蕾
 
 
 
                    二O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解春园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