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上诉人刘某诉被上诉人林某、刘某某一,原审第三人刘某某二买卖合同纠纷案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1-09
关键词:买卖合同、买卖合意、风险预知
裁判要点  
第一种观点:关于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是否存在车辆买卖关系的问题。刘某购车的相关事宜都是与林某商议的,且刘某将订金2万元、购车款55.1万元总计57.1万元直接汇到林某的银行账户并在汇款回单上注明了所购车型、数量、车款数额。林某主张其只是帮忙联系,刘某所购车辆是从第三人刘某某二处购买的,但刘某主张其并不知道刘某某二这个人,只是在2014年9月底知道车辆无法交付时,林某才告诉刘某其所购车辆是从刘某某二处购买的。林某未能举证证明刘某从买车时就知道车辆是从刘某某二处购买,且林某从中收取了订金2万元,林某只是在知道车辆无法交付后将订金退还给了刘某。林某未能举证证明这2万元是刘某委托其购买车辆的费用或是居间费用等其他费用,因此本院认为刘某与林某之间形成买卖关系,刘某与林某之间的车辆买卖合同成立。第三人刘某某二提交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中规定了汽车总经销商的条件,但该办法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㈤款中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刘某与林某之间形成的买卖合同不具有合同无效的情形,是有效合同。现刘某因车辆到约定期限无法交付起诉请求要求返还购车款,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㈣款“当事人一方延迟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的情形。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刘某要求林某返还购车款55.1万元的请求应该得到支持。但刘某当初称与林某商量购车事宜时意图从林某手里买到比4S店价格优惠的车,对存在的风险应该有预知,因此对刘某要求林某返还购车款的利息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林某与刘某某一是夫妻关系。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刘某与刘某某一商量过买车事宜并与刘某某一订立买卖合同,因此无法认定刘某与刘某某一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但林某应当返还购车款的义务是否构成与刘某某一之间的夫妻共同债务,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案不予处理。
第二种观点: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是否存在车辆买卖关系。刘某主张其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林某予以否认,承认只是帮助刘某联系购车事宜。刘某未能举证证明其与林某之间存在关于买车事宜的书面合同、达成买卖合意的相关证据,仅有向林某转款的银行记录。虽然在该银行转账业务回单上注明了买卖的车型和具体的车款数额,但无法证明林某是实际卖车人还是刘某某二委托的收款人。因此刘某所举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林某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刘某称当初与林某商量购车事宜时意图从林某手里买到比4S店价格优惠的车,林某既不是汽车的生产厂家也不是汽车销售单位,刘某本人作为4S店汽车销售人员对存在的风险应该有预知。另外,刘某从来没有与刘某某一商量过买车事宜,刘某也未提供向刘某某一买车的证据,因此刘某与刘某某一之间也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既然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不存在刘某主张的买卖合同关系,则林某、刘某某一没有向刘某返还购车款的义务。因此,原审法院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综上所述,刘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刘某主张其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林某予以否认,承认只是帮助刘某联系购车事宜。刘某未能举证证明其与林某之间存在关于买车事宜的书面合同、达成买卖合意的相关证据,仅有向林某转款的银行记录。虽然在该银行转账业务回单上注明了买卖的车型和具体的车款数额,但无法证明林某是实际卖车人还是刘某某二委托的收款人。因此刘某所举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林某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刘某称当初与林某商量购车事宜时意图从林某手里买到比4S店价格优惠的车,林某既不是汽车的生产厂家也不是汽车销售单位,刘某本人作为4S店汽车销售人员对存在的风险应该有预知。因此,刘某与林某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 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基本案情
刘某诉称:判令林某、刘某某一返还刘某购车款55.1万元并自2014年6月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至判决给付之日止,诉讼费用由林某、刘某某一承担。事实和理由:林某与刘某某一系夫妻关系,刘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林某与刘某某一,林某与刘某某一承诺能帮助刘某买到比4S店便宜的车,所以2014年5月31日、6月6日,刘某通过招商银行向林某建设银行卡分别汇款2万元、55.1万元,共计57.1万元,林某收到上述款项后未交付车辆,经刘某多次催要,林某于2015年1月16日退还刘某2万元,余款未退还。
林某辩称:1、答辩人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被告不具备获取和出卖低于市场价格车辆的条件和能力;2、原告的起诉状已写明“答辩人承诺帮助购买,可以认定原、被告之间是帮忙及介绍、联系关系;3、答辩人第一时间将钱交给刘某某二;4、刘某某一从未与原告协商过买车事宜,也未帮助、介绍、联系刘某某二,更未收取或代为收取购车款,所以作为本案的被告明显不适格;5、原告不是本案的适格原告,原告虽请求被告帮忙联系刘某某二购车,但其实际买受人却是陈宝军、焦军、何思尧,依据合同相对性之原理,原告并非本案适格原告;6、原告恶意诉讼,损害了被告的合法权益。
第三人刘某某二称:第三人也不具备售车资质,实际售车人是案外人马瑞,第三人是代收车款之后转给马瑞。
刘某上诉称:刘某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林某、刘某某一返还刘某购车款55.1万元及利息。事实和理由:1.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存在真实的车辆买卖关系。双方先是口头约定车辆买卖的相关内容,然后刘某按照双方的约定将购车款支付给林某,并且在银行转账凭条上明确记载所购车型、数量、订金及车款等车辆买卖相关内容,这说明双方之间就车辆买卖已经达成一致,双方意思表示明确。2.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的车辆买卖关系成立,并不以林某、刘某某一具有车辆销售资格为必要条件。我国合同法对买卖关系的当事人的主体资格并未作特殊的要求,因而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均可作为买卖关系的当事人。本案中,林某、刘某某一虽然不具备像汽车4S店一样的车辆销售资格,但并不影响林某、刘某某一作为车辆买卖关系中的当事人。3.林某、刘某某一与刘某某二和刘某之间为不同的法律关系,其通过何种渠道或何种方式向刘某某二购买约定的车辆与刘某无关。现林某、刘某某一不能按照双方约定的时间交付约定的车辆,则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林某、刘某某一应将购车款返还给刘某,林某、刘某某一不能以其自身遭受刘某某二的欺骗,而将损失转移给刘某。4.本案中,关于车辆买卖的相关事宜,都是刘某与林某进行商谈,刘某根本不认识刘某某二,也没从刘某某二手里买过任何车辆。刘某是在林某、刘某某一无法按时交付约定车辆时,才从林某处得知刘某某二这个人,林某是从刘某某二手里买车再卖给刘某。现林某、刘某某一已无法按时交付车辆,进而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给刘某某二,明显是在逃避责任。5.刘某已按约定将购车款支付给林某、刘某某一,林某、刘某某一客观上已无法交付约定的车辆。因此,无论本案车辆买卖关系是否成立,林某、刘某某一都应当承担返还购车款的责任,而不应将其承担的损失转移给刘某。
林某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刘某的上诉请求。双方未建立车辆买卖关系,林某也未对车辆的出卖人刘某某二的交付行为提供保证,林某没有返还涉案车款的义务。
刘某某一辩称,刘某某一与刘某没有任何形式的沟通和接触,涉案的帮助行为是林某所为,与刘某某一无关,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刘某某一与本案无关。
刘某某二述称,本案涉及合同诈骗,辽河人民法院已经调取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辽07刑初5号刑事判决书、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辽刑终188号刑事裁定书及刘某某二提供的未付车辆明细表,足以证明刘某系合同诈骗案的受害人,刘某某二收取的大部分车款已经转交给马瑞,因此刘某某二不能承担返还购车款的义务。
法院经审理查明:刘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林某,林某承诺帮助刘某买到比4S店价格优惠的车,刘某以陈宝军、焦军、何思尧三人名义购买三台全新丰田汉兰达车。刘某于2014年5月31日向林某汇款2万元,2014年6月6日向林某汇款55.1万元,共计57.1万元。2014年6月6日,林某将车款55.1万元交付给刘某某二,刘某某二于2014年6月10日出具收据,刘某某二至今未交付车辆。林某于2015年1月16日退还刘某2万元。
裁判结果
辽河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25日作出(2016)辽7401民初第82号民事判决,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刘某提出上诉。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7日作出(2016)辽74民终157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人,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是否存在车辆买卖关系。刘某主张其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林某予以否认,承认只是帮助刘某联系购车事宜。刘某未能举证证明其与林某之间存在关于买车事宜的书面合同、达成买卖合意的相关证据,仅有向林某转款的银行记录。虽然在该银行转账业务回单上注明了买卖的车型和具体的车款数额,但无法证明林某是实际卖车人还是刘某某二委托的收款人。因此刘某所举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林某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刘某称当初与林某商量购车事宜时意图从林某手里买到比4S店价格优惠的车,林某既不是汽车的生产厂家也不是汽车销售单位,刘某本人作为4S店汽车销售人员对存在的风险应该有预知。另外,刘某从来没有与刘某某一商量过买车事宜,刘某也未提供向刘某某一买车的证据,因此刘某与刘某某一之间也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既然刘某与林某、刘某某一之间不存在刘某主张的买卖合同关系,则林某、刘某某一没有向刘某返还购车款的义务。因此,原审法院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刘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